行业透视
所在位置: 首页 > 行业透视
城市打造低碳园林要多做减法
发布时间:2016-05-27   浏览次数:1024   【字体:

  在2014国际园林景观规划设计大会长春峰会上,住房与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宋春华谈及城镇化建设时曾提到要努力实现绿色低碳运行。作为城市绿色基础设施,人们通常认为园林绿地建设是有利于环境改善的,几乎总是受到社会的正反馈,很少有人质疑在其设计、材料生产和选择、施工和管护过程中,对环境的负面影响。

  中国风景园林学会业务部高级工程师付彦荣认为,一处典型的园林如果有10%硬质景观,即使有90%的植物覆盖,短时间内也未必能达到碳平衡,主要是硬质材料在生产和运输过程中,产生了过高的碳排放值,植物的净吸收量在短时间内难以抵消。在当前全行业都在倡导建设“两型”社会的背景下,园林建设又当如何实现低碳运行?


园林绿地碳循环分析

  园林绿地到底是碳汇还是碳源,可以从园林绿地的碳循环来分析。付彦荣分析指出,园林绿地的碳循环主要涉及汇碳、减碳以及碳排放。

汇碳指的是园林植物通过光合作用固定空气中的二氧化碳,不过更大的固碳主体是绿地土壤,通常占总固碳量60%以上,有的甚至是植物固碳量的3至4倍。园林水体也有一定的固碳功能,但所占份量很小,通常忽略不计。

  减碳主要是指园林植物通过遮阴、蒸腾、降低风速等,减少建筑对能源的消耗,是间接的碳排放减少过程。此外,园林的合理布局和路线设计,可改善交通状况,减少车辆使用,对碳减排也有作用。

  碳排放则主要涉及四个方面,一是园林植物和土壤呼吸碳排放,二是园林绿化材料生产过程中排放的二氧化碳;三是园林绿地施工过程中的碳排放;四是园林绿地养护管理过程中的碳排放。

  国内外研究表明,不同群落植被类型碳储量和碳密度有较大差异,通常植物群落层次增多,固碳率会明显增加。所有植物当中,乔木是植被碳储存库主体,通常占植被碳储量90%以上。灌木次之,约占5%至10%,草地最低,通常只有2%至3%。不同树种的固碳能力有一定差异,阔叶林比针叶林固碳总量要高一些。

  另外,植物树龄对汇碳能力有较大影响,成年树固碳总量高,但壮年树的年固碳量相对较高。付彦荣告诉记者,对绿地碳收支的情况研究应该引入“全生命周期”的概念,即从建设开始,一直到数十年,甚至上百年,在一个长的尺度里面综合考虑绿地的碳汇能力,对园林绿地固碳能力、间接减碳、建设和管理碳排放等进行综合分析计算。刚建起来的时候,园林绿地就达到碳汇很难,通常是以碳排放为主的,因为在施工期间的碳排放需要一定时间来抵消。


低碳园林建设之路

  尽管近年来我国城市园林发展迅速,城市绿地面积、绿化覆盖率和人均公园绿地面积、城市绿量等都有较快增加,但在园林绿化建设中存在着许多有悖于低碳原则的设计,除大树移植热、草坪热及广场热外,植物种植时为追求观赏性而密植忽略了生态性及成长性,大量兴起的湿地公园多关注其游览性而忽略其生态价值,不合理的材料使用导致现在的园林使用年限远低于设计预期……这些无疑都降低了城市园林绿地作为“碳汇”的功能,有时甚至使其成为“碳源”。低碳园林则倡导在城市园林绿地的整个生命周期内,从选择材料、施工建造到日常养护,均能通过合理规划设计,使城市绿地发挥最大生态效益。

  那么,在提升园林绿地固碳减碳水平方面、践行低碳园林方面有哪些行之有效的方法和途径呢?付彦荣认为,首先在设计上要多做减法,要通过科学的减量设计来降低园林建设中的能源消耗,要尽可能保护好现有的园林绿地和植被,避免因绿地更新或树木更换导致的碳释放。我们应摒弃设计过程中大面积、大范围改造地形,对河湖、溪流实施硬质驳岸,绿地设计偏重图案、模纹等过度设计行为。

  其次在园林建造和使用过程中要尽量降低碳消耗。如可通过就近选材,选择可循环的低碳材料来减少风景园林建设中的碳成本,通过雨洪管理加强雨水利用,倡导节水灌溉,与此同时还要鼓励、促进可再生能源(太阳能、光能等)及其产品在园林绿地中的应用,推广园林树木枝叶的循环利用,以提高土壤有机碳含量等。

  最后是通过提高和保持绿量增强园林绿地的碳汇功能,改善生态环境质量。在城市建设中,应尽可能增加园林绿地的面积总量和植物种植比例,优化园林绿地植物种植结构,保持合理的乔灌草比例。同时还要提升园林绿地养管水平,增强树势和生长量,延长树木寿命,避免意外伤害和死亡,这也是有效提高绿地碳汇能力的重要举措。

  总之,城市园林要合理利用我国丰富的物种资源,选育具有地方特色的物种作为增加碳汇的手段,努力发挥城市树木绿量的最大化,绿地养护管理质量的最优化,最大限度地吸收二氧化碳,释放氧气,打造低能耗、高碳汇的低碳园林。